猫予美人

我不坑

才怪

© 猫予美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性感老王在线讲述jc经历

慢慢的我们不再是为了冠军去拼
而是只要你还在俱乐部,那行我再努力努力
如果分开了,可能就是该退役的时候了

气你们不争,又感动这样的你们。真的爱jc这个大家庭,虽然你们今年真的很菜,但只要还是你们我就还爱。
老王,怼怼,倾城,荡浪,纵情,初拥。
最爱老王的达摩,怼怼的赵云,倾城的百里,荡浪的貂蝉,纵情的韩信,初拥迪迪我都爱!(只能打移动靶的干将了解一下😂)

没有喵老师的摸骨根本不想更文:

这个东西不是文,是文字版直播转述。

少量阳王发糖吧?我不听这就是糖,冷cp的春天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初怎么加入jc的(读弹幕)。想听故事啊?当初怎么进jc的呢,一开始我还在家里面直...

熬煮黑洛酱:

一点粮圈观察,不一定对


哦对了,@维鲁斯特 ←这是我的微博,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!

扪心自问第四章更衣室姿势参考

扪心自问 第四章(私心写了很多Nate,不知道打什么tag。)


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。

两天后,我就和Harry再次见面了,在他的墓碑前。

也是在这一天我才知道Harry的姓氏。

Osborn,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姓氏不是吗?

谁不知道Osborn企业呢?

他们在生物科技方面得贡献是独一无二的,多少人挤破了头想要进Osborn大厦。

Nate的母亲就在Osborn大厦工作。

我以为,即使Harry不再是Osborn的总裁了,作为Osborn的小公子也应该有一个盛大体面的葬礼。

然而,事实上他的葬礼不止简单,甚至称得上草率。

那天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,却只有我和Karen为他送行,看着他下葬。

Jesse坐在道尔顿学校体育馆的...

当你以为喜欢你的人和别人在一起了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
匿名回答:
谢邀。这个真的得匿名了,我怕斯莱特林的人骂我不要脸。
其实我也没觉得D喜欢我,但大家都这么说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,不过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,毕竟D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富二代,还是另一个学院的校草。如果他不是爱欺负我的话,我想我也会喜欢他,谁会拒绝长得那么好看的人呢?
事情要从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说起,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交换生选拔日了,人人都想要争的这个席位,毕竟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而我们的学校却在一个只有鸟拉屎的山沟沟里,但其实我是不想参与的,因为外面的世界很无奈。
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大家都已经把这个当做了能力的象征,只有学校最出色的人才可以成为交换生什么的。然后,不知道哪个混蛋替我报了名,真是一...

前任和前前任在一起了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
 
@纽约好邻居:

都说是前任了,还要有什么感觉?不过我到现在都没明白他们是怎么认识的,讲真我挺好奇的,但你们懂的,没有几个人是分了手还能做朋友的,一个我不想见,一个我不敢见。

他们在一起的事还是我无意间发现的。

那天风和日丽,风平浪静,风花雪月,风流倜傥的我正在执勤,路过我前任(以下简称H)的公司,然后看见了他从我前前任(简称M)的车上下来......FFFFFFFCUK!你们敢信我和M在一起的时候,他从来都没有开车接送过我!哪怕有一次,我也不会和他分手!真的,你们不会想知道他有多渣的。说起这个,我真有点担心H会吃亏什么。H看起来高傲的要死,其实内心特别敏感脆弱,而M根本就不是...

扪心自问 第三章(扪心问诊戴涵涵角色衍生,涉及虫绿但篇幅较少且BE。)

(我好像终于找齐屏蔽词了,我把那些词都换成了英文。重发一遍,希望你们不要觉得烦,看过的可以无视啦~)

我是真的没想到那张自由女神像不仅让我通过了RISD的面试,还为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Oh,这么说好像并不准确,我卖Adderall赚的比这多多了。说起这个,我自不再进行心理治疗后就没吃过药了,现在家里还有不少Adderall。我觉得我应该找个机会卖掉,反正那些城里人比我更需要这个。
唉,我真的不明白U女士和Paul为什么要将这个卖药行为看得那么严重,Adderall又不是narcotics,它只不过是个像维生素一样的东西罢了。

(注:Jesse吃的治疗多动症的药,会让人兴奋。)

这...

扪心自问 第三章(扪心问诊戴涵涵角色衍生,涉及虫绿但篇幅较少且BE。争取十章内完结。)

https://shimo.im/docs/JfYPQsRjPPo4A9Gv 点击链接查看「扪心自问  第三章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我尽力了,人生第一次遭遇屏蔽😂
链接复制在评论里了

扪心自问 第二章(扪心问诊戴涵涵角色衍生,糟糕的一章。)

Jesse约了Nate在康尼岛见面,这是他们在Jesse生日后第一次联系。

Nate有些受宠若惊,他总是搞不懂Jesse。就像那天在惠特尼美术馆一样。

他想送点什么给Jesse,但又不知道送什么。Jesse好像什么都缺,又好像什么都不缺。

然后他买了Jesse上次吃的那个口味的冰激凌。

“God,你真的把冰激凌当礼物了?”

“...我只是...不知道你想要什么,或许你可以告诉我。”

“一条领带。”(注:Jesse曾用Nate的领带将他绑起来,并且射在上面了。之后Nate将那条领带送给了Jesse。)

“...我觉得你需要的不是领带。”

“Oh?”

“而是一场性事。”

“最好...

扪心自问 第一章(扪心问诊戴涵涵角色衍生篇,涉及虫绿,但篇幅较少且BE)

就像我跟Paul说的那样,这周过得简直诡异极了。


先是养母Marisa自上次Jesse心理治疗回来后就一直萎靡不振,甚至没怎么下过床。


然后,我在几天前收到了生父Kevin写的信。

God,一堆废话,而且都什么年代了,我上次见到信件还是外祖父母在世的时候。

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Kevin竟然和我的生母Karen结婚了。

我以前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被抛弃,设想过自己的生父是个不负责任的混蛋嫖客,生母是个下流的妓女。是他们让我的生活变得一团糟。

然而,事实给了我当头一棒。

没有嫖客,没有妓女。他们相爱,而且结婚。

体面,富有,快乐。

Paul告诉我,...

1 / 2